关闭

更多资讯就在贵阳头条

贵阳头条新闻客户端上线
民生车车信用卡

《老舍五则》八年为何演员雷恪生从不缺席?

发布时间:2018-07-25 09:41:41   来源:新华网  

  《老舍五则》中雷恪生扮演“人贩子”李永和

  《老舍五则》中雷恪生扮演“人贩子”李永和(上图)以及楚总长。

  由林兆华执导的话剧《老舍五则》已走过8年,并在今年迎来了百场演出。此轮由雷恪生、李成儒、徐德亮等主演的《老舍五则》即将于7月27日-29日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并在这三场之后于10月和11月在上海、成都、广州、长沙、南京等地开启新一轮的全国巡演。

  《老舍五则》创作于2010年,剧中的五则短篇故事由老舍之子舒乙先生特别推荐,分别是《柳家大院》《也是三角》《断魂枪》《上任》和《兔》。以现代戏剧的表现手法串成了一部多角度反映老北京市井人生的悲喜剧。新京报记者采访该戏主演雷恪生,已82岁的他在过去八年的《老舍五则》舞台上从未缺席,本轮他依然继续在《也是三角》里演绎“人贩子”李永和,《兔》里演绎楚总长。面对记者,他将与这部戏的缘分娓娓道来。

  接戏

  冲着老舍和“现实主义”四个字

  2010年3月《老舍五则》在香港艺术节首演大获成功,三天四场的演出场场爆满,一部表现旧社会老北京底层人民生活和情感的作品,想不到竟然能受到香港观众如此的盛赞和热捧。随后5月《老舍五则》回到北京保利剧院完成内地首演,观众热情依然不减,再次证明老舍作品的生命力和影响力。

  雷恪生还清楚记得当初“师哥”舒乙打电话请他来演这部戏时的情形,他当时觉得“一来老舍的戏我从没演过,其次林兆华要按照‘现实主义’的风格来创作,冲这四个字我就决定演”。老舍的作品雷恪生一直比较喜欢,初次演《老舍五则》的时候,雷恪生饰演的角色要比现在多一个,除了《也是三角》和《兔》之外第一个故事《柳家大院》也是由他出演,但随着年龄增长,由于前两个故事衔接极为紧凑,换装和走场需要一定的体力和时间,为了保证演出质量,雷恪生决定只保留“李永和与楚总长”两个角色。

  磨戏

  细品京味对白背后的情怀

  《老舍五则》集中体现了九门之下的京味儿文化与市井民风,这部话剧已经正式被首都博物馆收藏,成为国内博物馆历史上第一个被收藏的戏剧作品。但要去解读所谓“京味儿”话剧,雷恪生觉得它有一定的局限性。他认为以北京人艺对郭沫若、老舍、曹禺为代表所创作的戏剧作品的演绎就是属于“京味儿话剧”,但随着那些老艺术家渐渐告别舞台,这些京味儿的作品味道也变淡了。《老舍五则》之所以能打动雷恪生反复琢磨这部戏,也是因为所有故事背景完全设定在北平,人物的对白更是充满了京字、京腔、京韵充分体现老北京语言艺术的独特魅力。这部作品充分体现了老舍既是幽默大师也是悲剧大师的特点,五个故事表面看上去风趣幽默,可是在这背后却能看出老舍先生对于小人物的悲悯情怀。

  相对于同为老舍作品的《四世同堂》,八年来雷恪生从没有缺席过《老舍五则》的演出,足以说明他对于这部作品的偏爱。他认为《老舍五则》里面所表达的东西更贴近于老舍先生作品的精髓,“我们到全国各地去演出观众反响总是很强烈,甚至起立鼓掌叫好,作品的现实意义比较强。演了八年《老舍五则》依然还能引起观众的共鸣,完全因为对于剧中所发生的故事,放到现在社会来看观众完全是深有体会有感而发”。雷恪生请郭宝昌来看戏,看完后郭宝昌说:“你们这话剧怎么跟看京剧似的,还带叫好的。”雷恪生认为“无论观众是鼓掌还是叫好,最关键的还是看作品。”

  雷恪生深感《老舍五则》走到今天十分不容易,从最初的刘佩琦到李成儒和方旭,组里前后换了很多演员,只有他一直没变过,他觉得“对于我来说这岁数,喜欢是最重要的,不喜欢给多少钱都不干,年岁大了名利看得比较淡。”雷恪生觉得虽然自己在以往的影视作品中塑造了很多经典形象,但根还是在舞台上,他坦言:“到了我这个年龄演影视剧需要量力而行,能保证两三天拍完的戏,我就答应去演。演话剧就完全不同了,在舞台上每场演出观众给我的反馈都不同,演了一辈子话剧,虽然不想像莫里哀那样倒在舞台上,但我也不愿意离开观众和舞台,还是争取再多演几年。”

  【“雷言”轶事】

  话剧最后怎么就成了高雅艺术?

  在香港首演《老舍五则》时雷恪生曾邀请自己的学生来看戏,特意购买了两张250港元的演出票。而回到北京后,他发现票价竟然最高达到1280元,便很气愤地质问演出负责人“凭什么在香港250港元的演出票到了北京就1280了,连个零头都比人家还贵。”对方看到这情形也连忙解释,“香港那时的演出有政府补贴,咱们这几场完全得靠票房才能保住成本。”虽然明白了个中缘由,但雷恪生还是觉得如今看话剧的门槛还是太高,门槛一高话剧的普及性就低,他说:“有时朋友见我就说你们话剧可是高雅艺术,至今也想不明白,我这演了一辈子话剧,话剧最后怎么就成了高雅艺术。”

  唯一一次见老舍有点不欢而散

  雷恪生回忆起与老舍先生唯一一次接触时的场景。时任全国文联主席的老舍被邀请到当时的“实验话剧院”参加“团日活动”,由于大家早已熟读过老舍作品,因此对于他本人充满了幻想和期待。雷恪生犹记“那天老舍来到剧院后,大家集体起立鼓掌,一起向他高喊早已准备好的口号‘我们要剧本!我们要剧本!’”孰料老舍当时看到这种情形顿时非常生气,“你们这是在干吗,实验话剧院请我来参加团日活动,并没说要给你们写剧本。”话音刚落转身很生气地离开了现场。这次的不欢而散是雷恪生第一次与老舍先生的接触,同时也是最后一次。

  做演员没有好机遇 是金子也不一定发光

  前两年雷恪生被邀请参加了一档真人秀节目《花样爷爷》,他觉得这个经历简直太难忘了,摄像机随时随地都在身后跟拍,让人搞不清那些镜头都藏在哪里,要是再有这样的机会,他直言自己再也不会去了,还是做演员自在一点。但雷恪生也始终认为:“演员是个被动的职业,如果没有人在适当的时机来挖掘你的实力,即使是金子它还是会埋在土里发不出光的。”而提到年轻演员多选择影视剧的问题雷恪生表示理解:“他们也得养家糊口,演话剧确实没名没利,可以等功成名就后再回舞台充电。”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 本版图片由主办方提供

责任编辑:杨博文

网友评论(共0条评论,查看精彩评论,请点这里)
用户名:     密码:    匿名发表
?